2021年1月27日

美国新闻网

News In US

习近平亲自阻止了蚂蚁集团的IPO?

 

美国新闻网11月12日综合,《华尔街日报》11月12日引述知情中国官员的话报导指出,在蚂蚁集团的控股股东马云因讲话激怒政府领导人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亲自作出了停止蚂蚁集团首次公开募股(IPO),这一曾被称为史上最大IPO的决定。

报导称,这次责难是马云这个中国最著名的企业家与当局之间多年紧张关系的顶点,中国政府对他的影响力和他控制的数字支付巨头的快速增长感到不安。

此前,马云在10月24日出席上海第二届外滩金融峰会时发表了近20分钟的演讲。他在演讲中就中国的金融话题提出了诸如,“巴塞尔协议像一个老年人俱乐部”,“(中国的问题)不是金融系统性风险,而是缺乏金融生态系统的风险”,“今天银行延续的还是当铺思想”,“好的创新不怕监管,但是怕昨天的方式去监管”等言论。

《华尔街日报》的报导称,就在马云作出这一演讲的几天后,习近平下令中国监管机构进行调查,并有效地停止了蚂蚁集团的IPO。蚂蚁集团和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没有或无法立即回应路透社的置评请求。

延展阅读:

蚂蚁集团的现状给中国私企带来的哪些警示?

本周,中国最大的科技公司之一本应举办史上最赚钱的上市庆祝派对,就疫情期间中国的强大经济实力发出高调信息。相反,中国发出了截然不同的信息:除非政府同意,哪个私企也不许招摇。

上周二,监管机构叫停了互联网金融巨头蚂蚁集团的首次公开募股(IPO),当时后者几乎已经要按下“开始”键,在上海和香港进行规模达340亿美元的募股了。此次IPO带来的现金,将超过去年上市的国有石油巨头沙特阿拉伯国家石油公司(Saudi Aramco)。

蚂蚁集团本可以在地球另一端的纽约进行融资,那里长期以来一直都是中国科技集团青睐的上市目的地。

但在最后一刻向蚂蚁集团和马云——该公司的控股股东、电商巨头阿里巴巴的明星创始人——开炮,表明比起在国际上耀武扬威,当局更在意确保私企要认清自己在政府旁边的位置。

蚂蚁集团涉及的两大行业——科技和金融——在世界各地都面临着严格审查。美国官员正绕着硅谷巨头们打转,计划对他们在商业和社会层面的权力进行清算。

而在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治下的当局采取了不妥协的铁腕手段来执行共产党的意志。

横跨全球的大企业集团受到了束缚。一位大亨在被拘留后失踪。9月,政治人脉宽广的富豪房地产开放商任志强被判处18年监禁,此前他曾就政府处理新冠病毒不力而批评习近平。

当习近平今年宣布对粮食浪费宣战后,官媒和视频平台开始针对记录自己大吃大喝的主播——这是网红的一个小众类别,但对人气主播来说是有利可图的。“蚂蚁集团的遭遇强化了这种认识,即尊重党国的权威非常关键,”香港科技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院长蔡欣怡说。“资本家必须遵守游戏的政治规则。”

对中国的很多企业来说,今年在各个方面上都是感恩政府的一年。经济增长正在反弹。当局基本控制了病毒。

蚂蚁集团于8月申请上市,距离该公司从阿里巴巴剥离已有近十年时间。蚂蚁集团旗下应用支付宝的每月用户超过7.3亿人。除了作为支付工具,它已经成为个人信用、贷款、投资和保险的主要渠道。但能走到这一步,蚂蚁集团经历了一个漫长的过程,其间与监管机构数次发生摩擦。

更多的控制措施即将到来。9月,中国银行和保险监管机构讨论了针对网络贷款的新规定。对金融控股公司更严格的监管已按计划于11月1日生效。就在蚂蚁集团的超大规模IPO即将开始的上个月底,马云在上海出席了外滩金融峰会。他在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央行行长易纲等大人物之后发表了讲话。

“接下来的一位演讲人就不用我过多介绍了,”主持人说。“他说他今天来外滩峰会,就是要扔一个炸弹。”一架摄像机拍下了马云从座位上站起来耸肩的样子,好像是猝不及防一样。

“没扔炸弹,”他一站上台就说。“哪敢扔炸弹?”他随后就扔下了几枚炸弹。他批评金融监管机构执着于将风险最小化,尽管他说,“这世界上没有没风险的创新。”他指责中国的银行就像“当铺”一样,只贷款给那些可以提供资产抵押的企业。

当他离开讲台时,观众礼貌性地鼓了掌。但在随后几天里,官媒就批评了他的言论。

在蚂蚁集团设定了发行股价后,投资者争相下单。仅在上海就有500多万人申请。人们想要购买的股票总数是发行数量的870倍。

但周一晚间,金融监管机构宣布,他们已经召集马云和其他公司高层开会。

第二天晚上,上海证券交易所发布了一则令人震惊的消息,宣布暂停蚂蚁集团的IPO。

有人在社交媒体上打趣说,马云在上海的讲话是“史上最昂贵的演讲”。他显然没有明显的义务必须做这样的讲话。马云去年从阿里巴巴退休,也没有在蚂蚁集团管理层担任正式职务。据估计,他的净资产超过500亿美元。

最近几个月,他的公共工作涉及抗击疫情、改善农村教育和为非洲企业家带来商机。在那场上海峰会上,他是作为联合国数字合作高级别小组主席,以及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倡导者而被介绍的。

马云对金融监管的意见触及了一个敏感的话题。近年来,中国一直在遏制信誉缺失的网络贷款业务的激增。据监管机构称,不久前,中国还有5000家此类贷款机构。到9月底只剩下六家。

本周,官媒将暂停蚂蚁集团IPO的决定描述成为保护投资者而采取的谨慎措施。东方资本研究公司(Orient Capital Research)的创始人兼董事总经理安德鲁·科利尔(Andrew Collier)表示,他认为此举的一个动因是保护中国的大型国有银行。银行要向蚂蚁集团支付费用,以帮助他们向可能服务不到的客户提供信贷,但代价是牺牲自身的盈利率。

“我的个人看法是,这些银行正在寻找一个借口,把这种势头扼杀在萌芽状态,同时争取到足够时间,让自己的网络业务发展跟上进度,”他说。科利尔还表示:“20年前的中国更需要全球资本,对自己的世界地位也没那么有信心,”领导层“会非常不愿意做这种事,因为会让他们看起来优柔寡断”。

如今,中国领导人不再那么关心海外如何看待他们的所作所为,而更关心怎样完成国内的首要任务。与美国在贸易、技术和其他方面的决裂,促使中共重新确认了习近平领导中国度过动荡时期的总体使命。

“他们试图在这个全新的环境中找到开放与保持控制之间的平衡,”克莱尔蒙特麦克纳学院(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政府学教授裴敏欣说。“从新冠疫情里走出来,尽管中国已经做得很好,但未来仍有很多未知数。”

“不确定和谨慎的情绪就是其中之一,”裴敏欣说。“当蚂蚁集团这种体量如此大的企业能让人更容易地转移资金,透明度还很少,确实——这会让他们极度担心。”

上周五,蚂蚁集团已经在为这次受挫的IPO中投入资金的投资者退款。33岁的香港保险经纪人莎莎(音)借了2万多美元参与这次IPO。她申请以每股约10.30美元的价格购买2500股港股,但只分到了50股。能参与如此具有历史意义的上市,她一直很激动。如今她慎重了不少。

“显然,感觉不确定性更大了,”莎莎说。“在这半年里,如果他们有新的上市计划,我会更谨慎、更深思熟虑一些。”

相关新闻:

马云被约谈 蚂蚁集团沪港上市暂缓

美考虑将蚂蚁集团加入贸易黑名单

中国推进数字货币大规模测试

美国考虑限制支付宝和微信支付

阿里巴巴马云被印度法院传唤

马云向美捐献防疫物资引争议

马云向美国捐50万试剂、百万口罩

*欢迎您踊跃留言,留下个人观点。新闻视界,我们需要您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