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5月8日

美国新闻网

News In US

事实核查: 关于新冠疫苗的四个迷惑

 

美国新闻网4月25日综合,接种新冠疫苗会导致不孕不育?疫苗会改变人体基因?网上有许多关于新冠疫苗的传闻。孰真孰假?记者针对四个常见问题进行了事实核查。

自从世界范围内开始接种疫苗以来,关于疫苗的新发现也层出不穷、纷繁芜杂,令非专业人士无所适从。这种不确定性为网上各种异端邪说提供了沃土。针对四个有关疫苗的最常见迷思,我们进行了事实核查,为您解开疑惑。

mRNA疫苗会改变人类DNA?

事实检查结果:不会

许多人因为DNA和RNA这两个词的相似性而感到困惑,认为两者在某种程度上都是遗传物质。此话虽不假,但是DNA和RNA并不相同。  

遗传学一瞥:对于人类而言,DNA是我们身体的蓝图。而一些病毒的遗传物质则是RNA, 例如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但是:我们人类也有RNA。 它是细胞核中的DNA的一个不完全相同的副本,促进细胞中内蛋白质合成。因此,它在DNA蓝图的落实中发挥了作用。

病毒利用这种方式在我们的细胞中进行复制增殖。我们的身体通过刺突蛋白识别外来入侵者,并产生抗体和T细胞抵御病毒。

接种疫苗的目的是引发这种对病原体的免疫反应,而且是在无需将完整的SARS-CoV-2病毒注入体内的情况下完成。疫苗接种只是将病毒的一个小片段注入我们的身体:mRNA的一部分,它被用于合成刺突蛋白。 接种疫苗后,这种刺突蛋白在人体细胞内合成,我们的身体便会说:“有外来入侵者,抗体快来集合!”

但无论是我们自己的、还是病毒的RNA,都无法进入我们的细胞核。所以并不能接近我们的遗传物质并与之融合。任务完成后,细胞便会降解其所使用的RNA。

然而,2020年12月的一项研究声称,新冠病毒的遗传物质可能会通过逆转录酶与人类基因组融合。因为这种酶可以将RNA反转录成DNA,而DNA又可以进入我们的细胞核。 这份研究报告在学术界引发了激烈的讨论,但是尚未经过独立专家的核查。 

因发现逆转录酶而获得诺贝尔奖的病毒学家戴维·巴尔的摩(David Baltimore)向《科学》杂志表示,这项研究提出了 “许多有趣的问题”。 但他也强调,该研究只表明SARS-CoV-2的片段可以被整合,但这并不形成传染性物质。“因此,这在生物学上很可能是一个死胡同”,巴尔的摩如是说。

这项研究结果是否会影响到疫苗接种,波恩大学生命科学和医学研究所(LIMES)所长瓦尔德马.阔拉努斯(Waldemar Kolanus)对此持怀疑态度。他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介绍,mRNA疫苗的结构已为达到其目的而被改变,以此避免细胞立即将其降解。 阔拉努斯补充道:“它很可能根本无法被逆转录。因此就这种反应而言,mRNA疫苗要比原本的病毒基因组安全得多。”

接种新冠疫苗会导致不孕不育?

事实检查结果:不会

这一过程据称在体内发生:疫苗接种后产生的抗体不仅附着在冠状病毒的刺突蛋白上,而且还附着在一种类似的蛋白上:1型合胞素(Syncytin-1)。 这种蛋白在子宫内胎盘形成时发挥着作用。 于是有人认为,如果这种蛋白在接种疫苗后被免疫反应所抑制,就会导致不孕不育。   

“有很多理由都能说明这一理论不可能是真的”,德国耶拿大学妇产科胎盘研究所所长乌杜·马克尔特(Udo Markert)向德国之声如是说。 他解释说,例如,这两种蛋白质之间的相似性极低,只有0.75%。这位科学家发现强调:“这是非常低的。”   

针对一种抗多发性硬化症的药物,研究人员研究了抗体和1型合胞素之间的相互作用。 该药物会对一种与合胞素有81%相似性的蛋白质发挥作用。 结果是:即使是这种情况,也没有值得一提的相互作用。  

马克尔特认为这种理论的第二大疑点在于新冠病毒疾病本身:感染新冠病毒的人体内生成大量病毒蛋白,比接种疫苗的要多得多。 这将意味着——如果你相信这个理论——新冠病毒感染应会带来更大的不孕风险。 

马克尔特特别指出,在2002到2003年的非典(SARS)疫情中被感染的女性,并未因此而不孕不育。当年病毒的刺突蛋白与如今新冠病毒的刺突蛋白非常相似。 

英国不孕不育协会也表示:“没有证据和理论依据表明任何一种新冠疫苗对女性或男性的生育能力有任何影响。”   

疫苗研发过快?

事实核查结果:误导

通常情况下,疫苗的开发和批准可能需要10到15年的时间,在特殊情况下甚至更长。而第一批新冠疫苗在疫情爆发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就已投入使用。这乍听上去不免令人心生疑虑。然而,确实有一些可以加速这一进程的因素。

第一,先验知识。这些疫苗基于已经研究或测试过的技术。例如,科学家对引起SARS或2012年爆发的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的其他冠状病毒已有详细的了解,并已经在进行相关的疫苗研究。 

第二,资金投入。世界各国投入大量资金用于新冠疫苗开发,科学家们由此获得非同寻常的资源,例如拥有更多的科研人员或更多的平行测试机会。 

第三,加快进程。曾参与阿斯利康疫苗试验的马克·托什纳(Mark Toshner)向BBC表示,说疫苗研发通常需要十年时间是一种误导。他补充说,因为很多时间都是在等待:等待资金、等待足够的受试者、等待进行试验的许可。而在这场大流行病中,时间紧迫。因此,一些通常要按部就班的步骤得以平行进行。例如,疫苗的批准往往始于所谓的“滚动审查”过程,也就是说,试验开展的同时,相关部门已经开始对试验数据逐批审查。虽然疫苗研发时间看似极短,但至少在欧洲,疫苗必须要经过欧洲药品管理局(EMA)的所有严格审批程序,才能被批准进入欧洲市场。

因此,加快进程并不意味着缺乏谨慎,而是在面对全球大流行病时,疫苗研发被列为绝对优先事项。 

感染新冠比接种疫苗更能防止再次感染?

事实核查结果:误导

事实是,很大一部分感染新冠病毒的人患有轻症​或甚至无症状。例如在德国,根据罗伯特·科赫研究所(RKI)的数据,在2020年春季的第一波疫情中,所有检测呈阳性的人中约有80%最多只有轻症​。其余20%的属于重症。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较低风险人群在感染新冠后一定不会患上重症。毕竟不断出现健康的年轻人患上重症、甚至死亡的病例。  

另外,不少新冠患者受到长期后遗症的困扰,例如慢性疲劳或心血管疾病等。 这种现象也发生在轻症患者的身上。 

德国免疫学会副主席菜因侯德·福斯特(Reinhold Forster)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介绍,目前尚不清楚这些后遗症将持续多久。因此,如果有人宁愿被感染也不去接种疫苗,那就是在冒“大风险”,福斯特如是说。

第二个应该接种疫苗的理由是,免疫系统对疫苗接种的反应不同。 “疫苗可能更能提供更长期的安全保障”,病毒学家克里斯蒂安·德罗斯滕(Christian Drosten)在北德意志电台(NDR)的播客“新冠病毒最新消息”中坦言。他说,到目前为止的迹象显示,人在接种疫苗后会产生更多的抗体,而且这些抗体在体内停留的时间也更长。 

福斯特也可以从他自己尚未发表的研究中证实这一点:“归根到底还是要看产生的抗体的数量和质量。质量主要是指抗体的亲和力,即抗体可以牢固地附着在蛋白质上,从而防止感染。” 他说,事实证明,至少在注射了两次BioNTech/辉瑞公司的疫苗后,人体内抗体的数量和质量都比感染新冠后要高。 

是否接种疫苗的决定也关乎整个社会和团结。毕竟,个人接种疫苗有助于整个社会控制病毒的传播,从而也降低了感染他人的风险。

相关新闻:

利大于弊 美国恢复使用强生疫苗

辉瑞和Moderna疫苗对孕妇安全

西安检验人员接种疫苗后仍被感染

中国称接种外国疫苗也可申请赴华

FBI警告切勿生产和购买假疫苗卡

*欢迎您踊跃留言,留下个人观点。新闻视界,我们需要您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