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9月19日

美国新闻网

News In US

振华数据“全球范围监控”细节曝光

 

美国新闻网9月16日综合,多家英国、印度、澳大利亚等地的传媒早前报道,一家中国国有公司利用自动化技术,在网络上搜集全球各国政界、商界等知名人士的资料,范围更覆盖他们的亲友和关系密切人士,引起外界对中国情报搜集的关注。

澳洲广播公司、英国《每日电讯报》、《印度快报》等媒体周一(9月14 日)发稿,引述一个从在越南富布赖特大学(Fulbright University Vietnam)任教的美国学者包定(Christopher Balding)那里取得的资料库,指这个由一家位于中国深圳的“振华数据”公司建立的资料库,收录了各地的政客、法官、军官、商人、甚至影视明星的资料。

报道引起各界关注,一些评论认为这个资料库显示中国官方搜集和整理情报的能力。但同时有专家指出,资料库内收录的绝大多数都是公开资料,而编写搜集网络上公开资料的电脑程式也不是什么难事,质疑事件是否如外界所言这样敏感。

“振华数据”是什么样的公司?

这个资料库称为“海外核心信息数字库”(Oversea Key Information Database),由一家称为“振华数据”的公司开发。

振华数据的网站目前已被关闭,但记者透过网站存档服务,找到公司的网站。网站的介绍指这个资料库有四部份,包括人物库、机构库、资讯库和关系库。网站显示资料库存有约240万个人物的资料。

其中,网站介绍人物库包含全球“军、政、商、科技、传媒、民间组织等领域的领袖及核心人物”,并包括他们在推特、脸书、领英(LinkedIn)、Instagram和博客平台的资料,拼合成个人档案。

机构库就包含“军、政、商、科技、传媒、民间组织等领域”的核心机构,资讯库提供它们相关的新闻资讯。这个资料库还会纪录各个人物和机构之间的关系。

振华的网站显示资料库收藏约240万个人物的资料,网站目前已经关停。

编写这个资料库的振华数据母公司是振华电子集团,总部设于贵州省,贵州省国资委和同为国有企业的“中国电子”是最大股东。根据香港媒体报道,公司行政总裁是王雪峰,他曾经在美国国际商业机器(IBM)公司工作,也曾经在微信上表示支持利用数据发动“资讯战”。

记者透过振华数据的网站找到一位姓孙的联络人,对方形容有传媒报道“无中生有”,但记者追问详情后,对方就匆忙挂线。

中国官方至今仍未就振华数据相关的报道作出表态。 《印度快报》引述中国驻新德里一名外交消息人士指,中国未曾、也不会要求公司或个人收集或提供资料,但没有说明中国官方与振华数据的关系。

这个资料库是什么?

向传媒披露这个资料库的美国学者包定在个人网站透露,他透过一个在振华数据的消息人士,取得资料库的复制本,并在一家澳大利亚网络安全公司Internet 2.0首席执行官罗伯特·波特(Robert Potter)的协助下分析,之后与多国不同媒体分享资料,让他们跟进报道。

根据相关报道,澳洲总理莫里森、印度总理莫迪、英国首相约翰逊等政客的资料都被收录在这个资料库。

澳洲广播公司指,资料库似乎对军官特别有兴趣,例如一名被标记为可能成为一艘美国航空母舰的军官,资料库内有他详尽的升迁纪录。报道称,中国人民解放军和共产党都是振华数据的主要客户之一。

资料库并不单存有政要的个人资料,一些与他们有紧密关系的人也榜上有名。例如资料库内除了载有英国首相约翰逊的资料外,也有他的大学同学古皮(Darius Guppy)的名字,同时被注明为约输逊的“关系密切者”。资料库有约240万名人士的资料,包括最少5100万名美国人、4万名英国人、3.5万名澳大利亚人、5000名加拿大人和500名日本人。

此外,有份参加报道的英国《每日电讯报》指,资料库也收集了与英美军舰行踪的推特帖文,包括它们什么时候停泊在什么地方。

《每日电讯报》又举例指,资料库内军火商英国航天系统的主席罗杰·卡尔(Roger Carr)的个人背景介绍,与英国航天系统网站对罗杰·卡尔的介绍一样,显示振华数据是透过英国航天系统的网站下载这笔资料。

报道传出后引起外界关注中国搜集和整理情报的能力。英国保守党议员西利(Bob Seely)表示关注,指振华数据这种做法是为了寻找每个人的弱点。

澳洲广播公司更引述一名看过这个资料库情况的人员形容,这个资料库是2016年剑桥分析事件的“加强版”。当年一家名为剑桥分析 (Cambridge Analytica)的英国公司,被指透过收集和分别脸书上个别用户的数据,影响2016年英国脱欧公投和同年举行的美国总统大选。

报道又引述当地学者汉密尔顿教授(Clive Hamilton)形容,资料库包含的范围广泛,情况令人忧虑。“如果你是一个政客的14岁女儿,我们现在知道中国情报部门在监察你在社交网站说过的话,并把现在或将来可能有用的资料纪录下来。”

Facebook发言人向记者说,振华数据搜集资料的方式违反了它的使用条款,即使是公开资料也不可以这样做。发言人又指Facebook已经将它封锁,并要求对方停止相关行为。推特也指出,公司与振华数据并没有数据分享协议。

向传媒披露这个资料库的美国学者包定曾经在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任教。 2017年剑桥大学出版社曾在旗下的中国版网站,删除300多篇在《中国季刊》发表的文章,之后撤回决定。

包定当时曾经发起联署,希望剑桥大学出版社和学术界面对中国审查时要挺身而出。

影响到底有多大?

振华数据的资料库引起争议,但一些专家留意到资料库内大多的讯息都是目标人物在网络上公开的资料。澳洲政治评论网站Crikey记者基恩(Bernard Keane)形容,振华数据的工作只是公开来源情报搜集,与一般社交平台、市场推广公司、广告商等的工作没有两样。

澳洲广播公司的报道指部份资料似乎来自私人的银行纪录、求职申请和心理分析,又指相信振华数据从“暗网”取得某些资料,但没有具体说明是哪些纪录。

有份整理振华数据资料库的网络安全公司Internet 2.0首席执行官波特接受英国《卫报》访问时说,西方国家对情报搜集工作有政府和媒体制衡,与振华数据建立“海外核心信息数字库”的情况不能相比。

但澳洲资料保安媒体公司(Information Security Media Group)执行编辑柯克(Jeremy Kirk)认为,波特的说法是混淆了收集公开资料与截听私人通讯。他接受采访时解释,截听私人通讯的确通常有司法机构制衡,但这与情报机构取得本来就是公开的资料不同。

柯克又透露他去年12月至今年1月已经透过一个网络保安研究员取得这个资料库,他说振华数据当时错误设定自身伺服器的保安系统,让任何人都可以透过网络搜寻器下载这个资料库。

他强调自己只看过资料库的一小部份,因此不排除资料库其他部份藏有一些敏感资讯,但他所见大都是可以公开取得的资料。他接受记者访问时又解释,从网站收集资料的技术已经有20多年历史,技术上并不难做到。

柯克又指出,许多网站和平台都有提供类似的服务,例如总部设在美国的Pipl公司。根据这家公司的网站,它提供的服务包括搜寻与指定目标人士的个人资料、社交联系、联络资料等,目标客户包括执法机构、保险公司、调查记者等。

但波特接受记者访问时指出,两者无法相提并论。他说,振华数据的行政总裁王雪峰曾经发表支持“资讯战”的言论,“取得这些数据后的目标,就是它们的分别”。

相关新闻:

美称中国黑客窃取疫苗研究成果

兰州3000人感染布鲁氏菌被隐瞒至今

方方与刘强东, 谁在给西方递刀?

方方《武汉日记》刺痛了谁?

崔永元昏迷入院因药物中毒所致?

被开除党籍蔡霞: 中国是世界威胁

北京证实以非法经营罪刑拘耿潇男

任志强案静悄悄开庭发出何种信号?

*欢迎您踊跃留言,留下个人观点。新闻视界,我们需要您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