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4, 2020

美国新闻网

News In US

新冠康复后仍有后遗症,走楼梯都喘

 

美国新闻网6月27日消息,新冠肺炎疫情袭击全球,截至26日,全球至少有49万771人染疫死亡,确诊病例超过968万4490例。最近有科学家表示,新冠病毒不只会造成患者的呼吸系统受到损坏,连带还会引起许多并发症,其他的器官系统也会在某些情况下损伤。最可怕的是,有医生发现康复的患者,不只难以恢复健康时的身体状态,后遗症“可能会在未来几年对患者造成影响”。

根据《路透》报导,加州的斯克里普斯研究中心(Scripps Research Translational Institute)主任,同时也是心脏学专家的托波尔(Eric Topol)表示,“一开始我们认为这只是呼吸道病毒,然而事实证明,它会接续攻击胰腺、心脏、肝脏、脑、肾脏等其他器官。这些都是我们起初意想不到的事。”

患者除了会呼吸困难,还会并发血栓造成中风,连带造成严重发炎,导致多个器官受到攻击。病毒也对神经系统造成并发症,头痛、头晕、味觉、嗅觉丧失,癫痫与精神错乱等。

这些并发症的恢复期很长,而且也可能无法百分之百回到发病前的状态,可能对患者生活造成极大影响。芝加哥西北医学中心的心脏科权威萨迪亚汗(Sadiya Khan)表示,新冠病毒表现的多样性有些独特,幸存患者日后可能还要因为并发症,付担庞大医疗支出。

牛津大学的索尔兹伯里(Helen Salisbury)博士则指出另一件令人沮丧的消息,虽然疫症通常在2到3周会消失,但估计有10分之一的人症状会延长。许多患者的“胸腔X光片都正常,没有发炎的迹象”,但当他们进行以前擅长的运动时,往往会感到呼吸困难,连走楼梯都会气喘吁吁。

延展阅读:

新冠病毒的后遗症太可怕:远不止是肺损伤与男性不育

此前,外交部和卫健委联合邀请钟南山院士为留学生答“疫”解惑时称:“只要没有基础性疾病,恢复就很快。新冠肺炎患者较非典患者肺部的纤维化不是太重,前者的肺部损伤看起来不太大,慢慢都会恢复,所以后遗症并不大。”尽管大部分患者的身体都会慢慢恢复,但是一些潜在的后遗症仍然不容忽视。

3月初,美国的劳伦·尼科尔斯开始出现症状,这位32岁的女性呼吸时感到强烈的灼烧感,就像胃酸倒流一样。但是她直到情况越来越严重时才去看了医生,最终她Covid-19的检查结果呈阳性。但对她说这仅仅是个开始。在接下来的八周时间,她出现了各种各样的症状,包括慢性疲劳、腹泻、恶心、颤抖、头痛、注意力难以集中以及短期记忆丧失。

她说:“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提供的指导方针完全与我的症状不符,这意味着医学界无法‘证实’我的症状。这也让我陷入到怀疑、困惑和孤独的恶性循环。”

新型冠状病毒

新冠病毒潜在的长期健康影响

在Covid-19检测呈阳性的人群中,大约有5%到80%的人可能没有症状,或者在检测几天甚至几周后才出现症状,其中的许多人会出现短暂而且轻微的症状。世界卫生组织说,病情轻微的患者康复所需的时间预计超过两个周,重症或危重患者有望在三到六周恢复。

由于Covid-19是一种新型疾病,即使是中国康复最早的病人也只过去了几个月时间,因此重症患者的长期健康轨迹尚无研究。但医生说,新型冠状病毒可以附着在人体许多部位的细胞上,并穿透许多主要器官,比如心脏、肾脏、大脑甚至血管。

耶鲁大学医学院的心脏病专家约瑟夫·布伦南说:“我们面临的困难在于找出其带来的长期影响。”虽然有些病人可能会完全康复,但他和其他专家担心,新冠肺炎患者会遭受长期的损害,包括肺疤痕、心脏损伤、神经和精神健康影响等。

一些新冠肺炎患者需要数年才能康复

英国国家卫生署推测,在需要住院治疗的Covid-19患者中,45%需要持续的医疗护理,4%需要住院康复,1%需要永久性的急症护理。SARS(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和MERS(中东呼吸综合征)等其它冠状病毒的研究,以及研究人员获得的初步证据表明,一些患者仍需数年时间才可能完全康复。不幸的是,对另一些患者来说,这种伤害可能永远无法恢复。

当然,我们还不知道的后遗症还有很多,但有一些潜在的长期影响已经在部分Covid-19患者身上显现出来。

肺部疤痕症状

今年3月,32岁的梅勒妮·蒙塔诺的Covid-19检测结果呈阳性。在她首次病症出现七个多周之后,她仍然断断续续地出现各种症状,其中就包括肺部灼烧和干咳。

布伦南说,出现这些症状是因为“病毒产生一种令人难以置信的侵略性免疫反应,所以肺部充满了碎片和脓液,使肺部变得不再那么柔韧。”在CT扫描中,正常的肺呈现黑色,而Covid-19患者的肺通常有较浅的灰色斑块,也就是“磨砂玻璃样阴影”,这可能是无法痊愈的。

我国的研究人员对此早有发现。国内的一项研究发现,77%的Covid-19患者的CT扫描结果都呈现这种病变。在发表在《放射学》杂志上的另一项研究中,研究人员提出,70名住院患者中有66人在CT扫描中发现了一定程度的肺部损伤,超过一半的患者出现了可能发展成疤痕的病变。第三项研究则表明,这种病变不仅仅存在于危重病人身上。在58名无症状患者中,95%的患者肺部也有磨砂玻璃样阴影。超过四分之一的人在几天内就出现了这种症状。

Covid-19患者的肺通常有较浅的灰色斑块

南加州大学凯克医学院的放射学家Ali Gholamrezanezhad说:“这种组织变化会导致永久性损伤。”虽然现在还不知道存在持续肺部症状的病人是否会出现永久性的肺损伤,但医生可以从那些SARS和MERS康复病人身上了解更多信息。

发表在《自然》杂志上的一项小型纵向研究,从2003年到2018年对71名SARS患者进行了跟踪调查,结果发现超过三分之一的患者肺部残留了疤痕,这可能意味着他们的肺容量受损。MERS的后遗症有点难以推断,因为只有不到2500人感染,其中30%到40%的人死亡。但一项研究发现,在36名MERS幸存者中,约有三分之一的人也存在长期的肺部损伤。

Gholamrezanezhad最近做了一个关于SARS和MERS的文献综述,他说:“对于这部分人来说,肺功能永远都不会恢复,也就是说他们进行正常活动的能力永远不会回到正常水平。”此外,Covid-19的结疤率最终可能高于SARS和MERS患者,因为这些疾病通常只侵袭一个肺,而Covid-19似乎经常影响双肺,这也加剧了肺部疤痕的风险。

他已经在Covid-19患者身上看到了残留的疤痕,因此正在设计一项研究,以确定哪些因素可能会使一些人面临更高风险的永久性损伤。他怀疑有任何类型的肺部疾病或其它健康状况,都可能会增加长期肺部损伤的风险。此外,他声称:“年龄越大,肺部留下疤痕的几率就越高。”

对于出现这种肺部伤痕的人来说,正常的活动可能变得更具挑战性。布伦南说:“攀爬楼梯等日常活动都会让这些人喘不过气来。”

中风、栓塞和血液凝块

许多因Covid-19住院的患者都出现了意想不到的血栓高发率,这可能是源于人体的炎症反应。但这些血栓会导致肺阻塞、中风、心脏病发作和其它严重而持久的并发症。

在大脑中形成血液凝块会导致中风。虽然中风在老年人中更为常见,但现在甚至在年轻的Covid-19患者中也有中风的报告。在武汉,住院的Covid-19患者中约有5%患有中风,SARS患者也有类似的情况。

许多Covid-19患者都出现了血液凝块

在年轻的中风患者中,死亡率相对较低,而且很多人都能康复。但研究表明,只有42%到53%的人能够重返工作岗位。

血液凝块还会切断部分肺部组织的血液循环,这种情况被称为肺栓塞,这可能是致命的。法国的两项研究表明,23%至30%的Covid-19重症患者同时存在肺栓塞问题。而一项分析发现,出现肺栓塞症状后,康复者会出现各种症状,包括疲劳、心悸、气短、明显的身体活动受限等。

其它主要器官的血液凝块也会导致严重的问题。在许多Covid-19重症患者身上,肾功能衰竭是一种常见的问题,而且透析机都会被患者的血液凝块阻塞。其中一些急性肾损伤可能是永久性的,需要持续透析。

非器官的血液凝块也很严重。例如,当血液凝块在静脉中形成时,就会发生深静脉血栓,而且通常是腿部。获得托尼奖提名的百老汇演员尼克•科德罗最近就因为与新冠肺炎导致的血凝块而不得不切除右腿。

即使患者恢复后,血液凝块也很可能导致异常。例如,芝加哥一名32岁的妇女在出院一周后突然因腿部严重肿胀而死亡,这是深静脉血栓导致的。再比如新泽西州49岁的心脏病专家特洛伊•兰德尔,他康复后被宣布可以返回工作岗位,但却出现了严重的头痛,就是因为中风。

尽管仍然缺乏数据,但一项研究发现,多达31%的Covid-19重症患者都存在这种问题。与此同时,国际血栓与血瘀学会已发布指导方针,要求康复的Covid-19患者出院后仍应继续服用抗凝血药物。

心脏损伤

危重病情,尤其是缺氧,会给心脏带来额外的压力。但医生们现在认为,在Covid-19患者中,病毒可能也会导致心肌发炎。

美国心脏协会主席、哥伦比亚大学神经病学和流行病学教授米切尔•艾尔金德表示:“在中国,医生注意到有些人来就诊时伴有胸痛。他们先是心脏病发作,然后出现了新冠肺炎症状,之后的检测结果呈阳性。”

在Covid-19患者中,病毒可能也会导致心肌发炎

武汉1月份的一项研究发现,12%的Covid-19患者有心血管损伤的迹象。这些病人的肌钙蛋白水平较高,这是一种心肌受伤释放的蛋白质。也有其它报告表明,新冠病毒可能直接导致急性心肌炎和心力衰竭。

今年3月,另一项研究观察了416名住院的Covid-19患者,发现其中19%的患者有心脏受损的迹象。德克萨斯大学健康科学中心的研究人员警告说,在幸存者中,Covid-19可能造成持续的心脏损害,并使现有的心血管疾病恶化,进一步增加心脏病和中风的风险。

纽约西奈山医院的一名医生就出现了这种情况,当她从Covid-19中康复,却发现自己患上了心肌病。这种病会导致心脏无法向全身输送血液。尽管她之前很健康,但当她返回工作岗位时,却无法像以前那样到处跑了。

患者出现什么后果取决于心脏受到的影响。例如,Covid-19被认为与心肌炎之间存在关联。在心肌炎中,炎症使心脏功能减弱,产生疤痕组织,从而使身体的氧气循环更加困难。心肌炎基金会也建议这些病人避免吸烟和饮酒,在得到医生批准之前不要进行剧烈运动。

神经认知和心理健康会受到的影响

新冠肺炎似乎也会影响中枢神经系统,并造成长期的后果。国内的一项研究发现,在214名确诊的Covid-19患者中,超过三分之一的人在患病期间出现了神经系统症状,包括头晕、头痛、意识受损、视力、味/嗅觉受损和神经痛。这些症状在重症患者中更为常见,发病率高达46.5%。法国的另一项研究发现,在64名重症Covid-19患者中,有58人存在神经方面的问题。

相比于SARS和MERS,Covid-19患者的神经系统影响可能略有延迟。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安德鲁•约瑟夫森医生在《美国医学会杂志》上写道,“尽管全球的SARS患者约有8000名,但神经并发症的报告相当有限,而且这些并发症出现在发病2至3周后。”这些症状包括肌肉无力、灼痛或刺痛、麻木以及肌肉组织分解。包括平衡能力受损、思维混乱和昏迷等神经系统损伤,也与MERS有关。

Covid-19患者存在巨大的心理压力

Covid-19的长期并发症,无论是由病毒本身还是由它引发的炎症引起的,都可能造成包括注意力和记忆力下降,以及末梢神经功能障碍。艾尔金德说:“这些神经会影响到你的胳膊、腿、手指和脚趾的正常功能。”

在医院接受强化治疗的人还出现了其它认知方面的问题。例如,三分之一或更多的ICU患者会出现精神错乱。研究表明,重症患者的精神错乱可能预示着未来会遭遇长期的认知能力下降。

以往对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ARDS)的广泛研究表明,Covid-19重症患者出院后可能出现神经系统问题。研究表明,五分之一的ARDS幸存者在出院五年后仍存在认知障碍。持续的损伤可能还包括短期记忆问题、学习和执行功能障碍。这可能会导致人们出现工作困难或难以完成日常的正常任务。

ARDS的幸存者发生抑郁和焦虑的几率也会增加,许多人还会经历创伤后压力。虽然有关Covid-19的数据还严重缺乏,但在SARS爆发期间,患者康复后至少有一年时间都在与心理压力作斗争。

尼科尔斯谈到她与Covid-19的斗争时说:“我感觉自己被囚禁在自己的身体里,被囚禁在家里,公众甚至是最亲近的人都会忽视我并对我产生极大地误解。我感到非常孤独。”

一名照顾过艾滋病患者的护士,一个多月前的Covid-19检测结果呈阳性。她仍在与发烧、心脏问题和神经系统问题做抗争,但她说,最困难的就是她非常厌倦自己被当成“一颗无人知道如何拆解的炸弹,这正是那些艾滋病患者所经历的。”这也增加了她的精神负担。她说:“人们需要知道,这种疾病会长期存在并损害你的生活和健康。没有人知道该怎么做。”

儿童炎症、男性不育和其它可能的长期影响

新型冠状病毒的神秘症状一直困扰着科学家和患者。其中一种最近出现在英国、意大利和西班牙的儿童身上,他们身上的奇怪症状包括皮疹、高烧和心脏炎症。

5月4日,纽约市卫生局注意到,至少有15名儿童出现这些症状。这些病例都表现出一种类似于川崎病的严重免疫反应。虽然这些儿童中只有一些Covid-19检测呈阳性,但英国皇家儿科与儿童健康学院院长罗素•维纳告诉《纽约时报》:“这些症状很可能与Covid-19有关。”从这些症状中康复的儿童成年后可能会出现心肌和血管并发症。

儿童出现了一种类似于川崎病的严重免疫反应

其他研究人员认为,Covid-19对男性造成的特殊影响可能超出了他们不成比例的死亡率。阿里·拉巴在最近给《世界泌尿学杂志》的一封信中解释说:“睾丸中含有大量的ACE2受体,因此理论上,Covid-19有可能导致男性不育。”另一项研究观察了中国38名Covid-19的重症患者,发现15名患者在患病期间,精液样本中含有病毒RNA, 23名康复患者中有两人精液中含有病毒RNA。

最近的另一项研究还显示,81名Covid-19男性患者的男性激素比例出现了下降,这可能影响他们未来的生育问题。研究人员呼吁更多的关注生育影响,尤其是育龄男性。4月20日发表在《自然》杂志上的一篇论文甚至建议,“从新冠肺炎康复后,计划生孩子的年轻男性应该接受生育能力的检查。”

研究人员才刚刚开始弄清楚病毒感染对其它器官系统的影响。例如,国内研究人员最近对34名Covid-19康复者的血液进行了检测。研究人员发现,无论疾病的严重程度如何,在患者康复出院后,许多生物指标“未能恢复正常”。最令人担忧的是检测结果表明他们肝功能将持续受损。

这对幸存者和研究人员来说意味着什么

所有这些初步研究显示,我们对于病毒对新冠肺炎患者的影响仍然知之甚少,比如他们可能出现什么症状,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恢复正常,以及我们需要对他们采取什么其它措施。

许多人甚至没有人告诉他们什么时候停止自我隔离才是安全的。尼科尔斯和其他幸存者声称,他们前一天的感觉可能好多了,但第二天情况就会恶化。

Covid-19康复者可能遭受长期的后遗症影响

新冠病毒在医疗系统中造成了混乱,而幸存者说,他们自身与病毒的斗争很难引起注意。尼科尔斯说:“无论是医疗系统的支持和对于疾病影响认识的都严重缺乏。每天症状的变化都像坐过山车,充满了很多的未知。今天我可能觉得更健康了,但第二天可能会感到非常虚弱和痛苦。”(作者/刚)

相关新闻:

西班牙去年3月废水样本中检出新冠

纽约时报: 美政府故意输出新冠病毒

美通过双肺移植挽救新冠重症患者

CDC估计至少2000万美国人染疫

加州州长: 疫情激增 或暂停重启

美卫生专家: 一些州疫情已失控

德州检测阳性率超过10%危险门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