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18日

美国新闻网

News In US

都曾是2号人物的菅义伟拜登能处好吗

 

美国新闻网11月11日综合,据共同社消息,当地时间11月12日,日本政府官员称,日本首相菅义伟今天与美国当选总统拜登进行了首次电话会谈。报道说,预计菅义伟将祝贺拜登上周击败现任总统特朗普赢得美国总统大选,并强调日美关系的重要性。

4年前,时任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押宝”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胜选,在选前就敲定了会晤日程。不料失算,选举结果出炉后仅9天,安倍便匆匆赶往纽约“亡羊补牢”,与刚刚当选美国总统的特朗普会面。

面对这届美国大选,日本政府显然更加谨慎。选举前夕,首相菅义伟的海外首访避开了美国。11月7日,多家美媒预测民主党候选人拜登胜选,美国的西方盟友英、法、德、加首脑纷纷祝贺后,菅义伟于东京时间8日上午6时30分左右在推特上用日英双语送上贺词,但全文中未提“总统”或“当选”。

11月9日上午,菅义伟在首相官邸对媒体表示,关于和拜登的电话会谈及访美日程,“今后将视时机调整”。时事通信社10日报道称,日本政府希望菅义伟可以成为首位与拜登进行会谈的外国首脑,尽早构筑日美信赖关系。

“相比特朗普阵营,菅义伟政府和拜登阵营的关系要相对薄弱一些,为了增进关系,必须在此时显示出积极的姿态。”京都大学法学研究科教授中西宽此前表示,不论是拜登还是特朗普上台,强化日美同盟是日本政府目前的重要任务。

“现在轮到菅义伟和拜登了”

菅义伟出任首相之后进行了一波电话外交,9月20日与美国总统特朗普通话25分钟。据路透社报道,菅义伟声称,特朗普在电话中对其说“如果有事可以24小时随时给我打电话”。可见,两人关系迅速热络。

对日本来说,与安倍私交甚好的特朗普如果连任,至少维系现有日美关系的难度不大。而如果拜登上台,菅义伟面临构筑新的首脑关系的挑战。据日本时事通信社11月8日报道,日本自民党政调会长下村博文在接受采访时说:“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和特朗普结下了良好关系,现在轮到菅义伟和拜登了。”

日媒TBS在11月8日节目中分析日美关系未来走向,列出了菅义伟和拜登的共同点,包括两人都不喝酒,同为甜食爱好者(前者爱松饼、后者爱冰淇淋),家境普通(菅义伟出身农家,拜登的父亲曾是汽车销售员)。节目对两位首脑未来的关系充满期待。

从政治生涯来看,菅义伟和拜登都曾是政府“二号人物”,这或许是最大共同点之一。菅义伟从1996年开始连续8次当选众议员,在安倍内阁担任官房长官7年零8个月;拜登在美国参议院担任过六届参议员,与奥巴马搭档,担任副总统8年。

在兴趣爱好方面,此前安倍与特朗普通过五场高尔夫球让关系升温,而拜登和菅义伟在学生时代都曾是棒球手,不知未来是否有可能上演“棒球外交”。

时事通信社10日报道称,日本政界有声音认为,前首相安倍晋三和麻生太郎都在美国总统换届时争取到较早的时机访美,如果菅义伟不尽快安排访美行程,“不擅外交”的负面评价可能会进一步扩大。而且,美国总统上任后与各国首脑的会晤顺序,也在某种程度上被视作各国重要性的排序。

而现在的一大难题在于,特朗普已提起法律诉讼,美国总统权力能否有序交接,将影响各国首脑访美日程安排。中西宽指出,日本方面一直在密切跟踪美国局势,结合其他国家的动向进行综合分析,尤其是欧洲各国的反应。关于美国大选的法律斗争在所难免,但特朗普的支持势力正在不断削弱,除非共和党人团结起来支持特朗普,否则他将不得不接受败局。鉴于这一形势,为进一步增进日美同盟关系,菅义伟显示出了积极姿态。

日本喜忧参半

在此次美国总统选举期间,拜登曾强调将“重视同盟关系”。随着大选局势明朗,美国盟友期待白宫从“美国第一”的路线上转向。哈佛大学国际事务教授斯蒂芬·沃尔特(Stephen Walt)对彭博社表示,尽管分歧可能会持续存在,“美国盟友会感到他们已从噩梦中醒来”。但这不意味着拜登上台后可将时间的指针拨回2015年。

对日本而言,拜登锁定胜局不能算是一个100%好消息。《日经亚洲评论》指出,过去,日本政治精英一直认为共和党对日政策相比民主党更好。一方面是因为他们判断共和党倾向于为日本提供强力的军事支持,这一印象主要是越战时期留下的。另一方面,民主党更多地推行贸易强硬路线。此外,历史上,日本首相与美国多任共和党总统的关系较好,包括中曾根康弘和里根、小泉纯一郎和小布什以及安倍和特朗普。但时代变迁,民主党和共和党总统都显示出了个人特色。

“日本现在应该是喜忧参半。”上海外国语大学日本研究中心主任廉德瑰表示,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美国民主党对日本比较冷淡,令日本不安。但预计拜登不会继续施压日本增加驻日美军经费。如何处理好日美关系,对菅义伟来说是一个挑战,要想通过这场外交为执政表现加分有难度。

当下,驻日美军费用分摊问题迫在眉睫。据时事通信社11月9日报道,一名前美国白宫官员分析,拜登对日外交政策将回归“实务”,更重视谈判交涉,预计不会像特朗普那样提出法律协议之外的要求。

去年年底,特朗普认定,日本和韩国负担的美军驻扎费用不够多,要求两国大幅提高分摊比例,暗示日方负担相当于目前4倍以上的经费,遭到日方拒绝。据日本广播协会(NHK)11月10日报道,日美政府的外交和防卫部门官员从本周开始,就2021年军费分摊问题进行正式谈判,日方的立场是维持现有分摊比例。

在贸易方面,美国2017年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之后,日本一直在为复活TPP而奔走,2018年主导建立了不包括美国在内的“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共同社报道称,随着美国政权更迭,日本对美国重返TPP的期待高涨。然而,拜登在竞选期间从未提及重返TPP一事, 况且他在选举中逆转颓势,赢下了“铁锈带”密歇根州和威斯康星州这两个重要摇摆州的选举人票,一时间难以急速调转“贸易保护主义”的车头。

值得一提的是,日本可能还在防备“知日派”回归美国政府高层。在奥巴马执政时期,专家参与了许多重要外交政策的决定,其中美国前助理国务卿丹尼尔·罗素作为“知日派”,帮助制定了所谓“亚太再平衡战略”。而川普上台后,他拒绝专家进入核心决策圈。《赫芬顿邮报》报道分析,如果拜登入主白宫,可能让“知日派”回归政权,极有可能针对日本的弱点展开外交。

对于未来的日美关系,日本民众在满怀期待的同时也感到不安。日本《读卖新闻》11月6日至8日实施的全国民调显示,55%的民众表示,对日美关系的期待和不安情绪各占一半;29%的受访者感到“不安”;回答“期待”的占15%。相比4年前特朗普上任时,回答“不安”的民众减少了一半。

相关新闻:

中俄至今还未祝贺拜登胜选的理由

蓬佩奥: 特朗普政府对中国“还没完”

中国网民看大选: 从川建国到拜振华

中国为何出现清一色嘲讽特朗普言论?

为何台湾人多与特朗普和美国站一起?

*欢迎您踊跃留言,留下个人观点。新闻视界,我们需要您的声音!